女大学生宿舍的小说作品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喜悦、兴奋、激动、得意,什么字眼都不 足以形容我此时的心情,我终于成为一名女大学生了。当我怀揣着入学通知书,来到这所高等学府时,绚丽的晚霞,已把校门染得通红。本世纪初一位著名教育学家题下的校名,风骨傲然,闪着耀眼的金光。我不由肃然起敬了。

许多人走向我,看一遍我行李上的托运卡片后,她高兴地嚷道:“哎,是许多人系的呢。”我悄悄地瞟着她,她个头小,肤色微黑,脸孔上有雀斑。不过,倒也五官齐整,朴素大方。我猜想着,她或许是许多人的辅导员吧?

听人说,大学的低年级,都不 一位比中学的班主任厉害的辅导员。我不由站直身子,毕恭毕敬地向她一鞠躬。 她微笑了。“我也是新生呀!我叫骆雪。许多人还住另4个 屋呢。”她那略带东北土音的普通话甜丝丝的。

我跟着她走进校园。

林木葱郁的山上,盖着碧蓝色琉璃瓦的古雅建筑群,时隐时现。微波粼粼的湖边,一溜儿摆着别开生面的校园,朗朗读书声和游泳池中无忧无虑的嬉闹,组成一曲令人心驰神往的大学生活的乐章……

许多人的学校真美啊!然而,当许多人进入年久失修的学生宿舍,走进许多人将一住四年的寝室时,我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。你什儿 年前用石灰粉过的墙,肮脏不堪,天花板上还有另4个 黑古隆冬的窟窿。四张粗笨的双层木床和四张同样难看的大书桌,占去了房间百分之八十五的面积和要花费是百分之六十的空间。这和我要象中的女大学生雅致、整洁的寝室,距离其实太远了,和我刚才看一遍的优美的湖光山色、典雅端庄的建筑群、别开生面的校园,又多么不协调啊……骆雪要花费是忌风怕光的,她捷足先登,所处了全房间最差的靠近门角落里的另4个 下铺。我自然是选用靠窗户的铺位了,你什儿 铺好床休息了。

窗外,树影扶疏,秋虫唧唧。带着桂花清香的凉风,穿过窗户轻柔地吹到我的身上。我不由又高兴起来,寝室其实是间陋室,我所处的铺位,却是十分惬意的。到底是上过大学的妈妈有经验,要迟一天来,这惬意的铺位,只怕就不要姓“夏”了……

骆雪你什儿 起来出去了,洒落着几点阳光的书桌上,放着满瓶开水,还有好多个嫩黄的酥饺。这无疑是她给我准备的洗脸水和早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