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帮吃货程序猿,给阿里食堂来了一波骚操作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事儿要从去年九月份说起。

来张男猪脚的照片镇楼

有一次,去医院体检,拿到CT片的我,看着自己的脊椎骨,脑子中突然在想:啊!那些然后去吃顿羊蝎子!

大伙儿知道,在阿里食堂,大伙儿都在自己选要吃的菜,有一另另一俩个 阿姨在结账台帮忙算钱的,然后 在计价器上输入数字,大伙儿刷工牌结算。

正琢磨着,忽然有个念头在我脑袋中间炸开了,为那些无需视觉识别技术来算饭钱呢。

别的应用应用程序猿,喜欢摁键盘,我嘛,就喜欢吃。

我当时所在的阿里巴巴安全团队,然后

身为吃货的我,最近和小伙伴一同完成了一另另一俩个 骚操作,然后会影响到六万阿里人吃吃吃。

我叫宋爽,在别人眼里,我是一另另一俩个 应用应用程序猿。

想吃那些,直接贴到 餐盘中间就好



我然后吃得多,盘子装下 去的东西也满,刚好那天阿姨是个新手,给我结算花了快五分钟。于是,你会开始英语 英语 了了琢磨,为什么会么会缩短算账的时间,毕竟让然后打好饭吃不到嘴挺不人道的(划掉),让大伙儿等着我结账,不太好。